位于珠三角几何中心

2020-08-07 22:26

“这里已经发展成为全国第三大整车进出口口岸。”广州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益波表示,借力位于东莞麻涌的广州港新沙港口,麻涌已成为“中国粮油物流加工第一镇”“华南汽车物流配送中心”和造纸基地。麻涌的发展正是穗莞合作一个生动缩影。

2月28日,东莞市委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东莞市科学与技术发展“十三五”规划》,东莞将依托珠江口东岸地区特别是水乡片区,主动承接广州地区创新资源,形成“临港现代产业创新带”。

刘悦伦给出了积极的回应:鼓励企业进行跨城市、跨行业、跨所有制重组,发展地区总部经济。依托和利用核心城市的科技资源,共同建设珠三角高新技术产业带,形成高科技产业走廊。

5月10日,广州公布地铁18号线计划“向南延伸到中山”,向北延伸到白云机场。未来,规划时速160公里的地铁,广州与中山将进入半小时同城圈,补上交通劣势导致创新资源对接不畅的短板。

东莞市委副书记、市长梁维东坦率表示,可以说,东莞的发展离不开广州“老大哥”的辐射带动。

刘悦伦在13日的对接会上表示:“东莞是我们的首站,下一步是清远和佛山。”事实上,不仅是佛山、东莞和清远,环绕广州,无论珠三角城市还是粤东西北城市,都希望加入广州的“朋友圈”。

在中泰证券研究所一篇“坐着高铁找笋盘”的研究报道中,将南通、嘉兴和江门列入三大楼市潜力股城市。

“广州和东莞在地理位置上紧密相连、在产业发展上高度互补、在城市建设上深度融合,未来应把广州的枢纽优势和东莞的产业优势结合起来,促进穗莞两地深度融合发展,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建设。”刘悦伦说。

从中国的一线城市来看,广州、深圳外来人口的流入规模在继续扩大。

近两年,广州、深圳的外来人口增速远高于周边的佛山、东莞、惠州、中山等城市,表明广深地区的集聚效应在强化。

“全省科技成果的75%在广州,而东莞可以承载这些科技成果的产业化。包括广州的现代服务业、金融业和物流行业,如何更好地服务东莞产业,也是两市产业互联互通的重要课题。”刘悦伦表示。

深莞的产业互动频繁,而很多人并不了解,广州与东莞之间的深层战略合作也一直在进行。早在5年前,广州和东莞就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两次召开穗莞战略合作联席会议,推动各项协议部署的落实。

当日,广州市政协主席刘悦伦专门带队考察,并在莞召开“广州东莞互联互通发挥枢纽服务功能”对接交流会,围绕交通、产业、环保、政务服务,与穗莞部分政府部门和企业家代表深入交流。

广佛同城脚步最早,也发展得最深入。今年1月20日,佛山市委书记鲁毅表示,2017年佛山要努力将区位优势转化为区位责任,进一步推进广佛同城,共建超级产业,打造超级城市。

交通的互联互通也在加速。目前,虎门二桥和花莞高速正在动工,莲花山过江隧道、新派高速、花莞高速东延线、增莞大道、新槎大桥、麻涌东江大桥扩建等6个项目正在开展前期工作。8个项目动工完成之后,穗莞两市交通路网将进一步完善。广州地铁5号线与东莞地铁1号线对接项目正在推进中。

在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提出建设广深创新走廊后,此次广州东莞互联互通发挥枢纽服务功能对接交流会,显得别有深意。

位于珠三角几何中心,一直“抱憾”交通不畅的中山,也在加快与广州互联互通的脚步。

6月13日,以“大力推动广州与周边城市在基础设施、产业服务、政务服务、环境保护的互联互通,促进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建设上水平”作为常委会议政专题后,广州市政协召开的首场对接交流会设在东莞,重点指向交通、产业、环保、政务服务等领域。

东莞也在部署对接广州,希望通过对广州东部创新资源的对接,提高东莞西部水乡片5镇区欠发达的现状。

虽然隔着大佛山,偏于珠三角一隅的江门也期待借助一条快速城轨,与广州同城起来。

其中提到一大核心理由就是,今年5月,广佛江珠城轨目前正在进行工程前期可行性研究以及最终线路确定。预计今年底开通建设,预计2022年建成。建成通车后,江门市区到广州市区通行时间仅需30分钟,且可与广州地铁和穗莞深线实现直接换乘。

据介绍,佛山未来5年将建设281公里的轨道交通,建好“广佛都市圈”。

对此,鲁毅强调,广州第三产业发达,占比超60%;佛山第二产业发达,制造业占比60%左右,两市互补性很强。“去年广佛gdp加在一起有2.8万亿元,从体量上来说,就是‘超级城市’。”

从区域发展规律看,城轨开通对区域发展存在“双重效应”。早中期,核心城市的中心地位大幅强化,使得区域的人口、资金等要素不断向其集聚。其次是扩散效应,跨城通行时间大幅缩短,城市边界趋于模糊,中心城市的信息、资金、人口等要素能够更畅通地向周围扩散。

“加强穗莞两市的互联互通,就是要把东莞的产业优势和广州的枢纽优势结合起来,重点推进基础设施、产业服务、环境保护、政务服务等方面的互联互通,减少因对接不足带来的资源消耗,扩大两市资源共享、携手共赢的合作面。”刘悦伦总结道。

一个“广州 ”朋友圈正在呼之欲出。这是广州枢纽型网络城市建设在省内得到的各地积极回应,更是广州不断发展,发力国际航运枢纽、国际航空枢纽、国际创新枢纽三大枢纽建设带来的城市影响力。

“众星拱月”之下,一座国家重要中心城市骨架与格局显现,也将带来人才、资本、项目、产业的大发展。

上世纪6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前期,日本在新干线快速扩张,东京圈人口大量从东京流向东京周边的神奈川县、埼玉县、千叶县等城市,占东京每年流出人口的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