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包括新一轮的区域结构调整

2020-08-11 22:58

丛屹还告诉北方网新媒体记者:“其实我们的制造业可以向海外融资来获得发展,以及我们现在讨论最多的融资租赁。过去我们用市场换技术没有实现,但是在更加开放的战略下,企业可不可以通过这个跳板实现国际化,或许走出去,反而会跨过技术贸易的壁垒。把自贸区打造成为一个服务于企业和国际化的空间,这就是未来我们需要考虑的具体措施和方向所在”。

丛屹说:“在我看来滨海新区已经形成了一个新的格局,可以总结为新的‘三驾马车’的架构,未来发展上应该是三区协同。”

五个机遇同时落在天津有其必然性,丛屹告诉北方网新媒体记者,天津的地理位置处于东北亚都市走廊和即将构建的欧亚大陆桥的交汇处,是不可多得的空间区域,这如同下围棋布子“取势”一样。

丛屹说:“自贸区在空间上可以叫‘境内关外’,也就是把海关向后退半步,让出一个自由的空间。这个空间首先具备了一个更加开放和自由的特征,简单说就是把原来很多境外的、离岸的业务放在境内。在这个空间里可以充分利用好国内、国外两个市场,利用好国内、国外两种资源。”

丛屹所说的这“三驾马车”分别指的是,自贸区、自创区,而第三架马车则是经济技术开发区。自贸区体现的是开放引领的作用,自创区体现的是创新引领的作用,同时滨海新区还有工业制造业一半的体量在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也是最老字号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作为我国北方地区唯一的自贸区,天津自贸区承载着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一带一路”建设等国家战略的重任,努力为国家试制度、为地方谋发展。天津自贸区设立以来(即2015年1月1日起),体制改革稳步推进,租赁业、先进制造业、海空港联动发展取得明显的成效。那么,今后天津自贸区还将从哪些方面发展?需要注意哪些问题?针对这些大家关注的热点话题,北方网专访了天津财经大学现代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环渤海金融业联合会副会长丛屹。

天津的制造业有很好的基础,但是仍旧存在多而不强的局面,同时中国制造业发展前沿地带的沿海地区,也存在升级困难的问题。“在这样的现状下,天津应该借助自贸区的机遇把自己的制造业引导到更高更强的层次上去。”

通过对诸多城市的科技创新环境调查后,他发现,目前天津在这方面的能力已经排在了全国城市前三甲的位置。“天津城市基础和北京极为相近,因此向天津转移是符合规律的,如果直接转向河北反而会无法生存。”这样一方面将缓解北京拥挤的城市问题,另一方面,也使得天津自身产业也得到了升级。天津产业升级后,对于河北省的发展也会起到带动的作用。

自贸区更加开放的制度将先行先试,丛屹认为:“先行先试首先是在新一轮在开放中找到这个区域未来发展的方向,并符合国家整体的发展战略。”比如金融创新,如果是在加大支持实体经济的这个角度去发展,就符合国家的发展方向。

2014年,我国进入结构调整阶段,这次的结构调整并非简单的产业结构调整,还包括新一轮的区域结构调整。天津自贸区的特色即服务于京津冀协同发展,并在该区域内起到开放引领的作用。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中会促使产业结构发生相应的变化,很多资源配置也会得到调整。

对于“三驾马车”如何协同发展,丛屹表示自创区内研发的内容将转化应用到制造业升级上。一边是产业基础,一边是不断研发出来的新工艺技术,通过自贸区的开放环境,做好企业国际化服务,走出去引进来。“对于自主创新来说,我们不是什么都必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创新,如果能通过自贸区的发展,避开发达国家的技术壁垒,同样可以引进和消化技术,来让自己创新得更快。”丛屹说。

“过去我们将天津定义为航运服务中心的功能,现在就可以完全体现出来。现在空港、海港都纳入了自贸区,这里将会成为最重要的开放枢纽。”丛屹认为,空运航线上会成为枢纽,海运也可以对接内陆的交运枢纽,那么自然这里就会形成辐射网络,起到一招激活一盘棋的作用。在天津设立北方唯一的自贸区,达到一个“子”带动一个区域的效果。

2013年自贸区开始布局,2014年国家又提出了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到现如今的“一带一路”建设,这些跨区域、跨国界的发展战略,不得不让人看出,它们之间既互相关联又互相承接。“实际上我们现在经常说的五个机遇叠加,包括京津冀协同发展、自贸区建设、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滨海新区开发开放和‘一带一路’建设,是自上而下相互连接的五个环节。”丛屹说。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重要战略机遇对天津来说同时也是挑战。丛屹认为,在这块被寄予厚望的发展空间,其改革必须依赖于机制体制创新,才能真正发挥潜力,这恰恰也是天津自贸区面对的挑战。

中日韩自贸区建成后将会是东亚地区最重要的一部分。虽然京津冀经济总量是排名全国第三,但是如果将京津冀加上环渤海,那么这个区域的经济总量达到全国第一。“我们可以想想,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排名第一位的经济区域、亚洲另外两个经济中心,这三大区域联合在一起,未来发展的空间和经济体量不可限量。中日韩自贸区,通过欧亚大陆桥勾连欧洲,形成贸易合作带,这是一项重大的发展战略,也是国家实力的体现。”丛屹说。

2005年天津滨海新区被设立为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当时即肩负起面向东北亚的功能定位。丛屹说:“实际上国家一直都希望在环渤海区域建立起一个区域一体化的发展架构,包括天津、山东、辽宁等。也就是现如今这几个区域联合建构中的中日韩自贸区。”

但同时,他也提出了几点需要注意的问题,自贸区是开放的空间,因而也会产生相应的风险。所以一方面要争取更加开放的空间,利用好国外的资源,另一方面也需要同时防范炒作投机的风险。他为北方网新媒体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如同楼市,如果只是为了满足住房需求,这个不会产生问题,但是如果在发展过程中不能很好地控制投机性,那就会出现问题。因此,自贸区仍旧要防范热钱、套利等这些风险。金融创新真正的意图还是为了服务于实体经济。(北方网新媒体记者李泽亚)